他在世界各地偽裝行騙,16歲就騙過了全世界!這個天才般的通緝犯,他最後的落網你絕對想不到......

2017年11月25日     17,845     檢舉

美國60年代,

出現過一個「頂級偽裝者」,

論詐欺本事,

如果他稱第二,就無人敢稱第一,

他憑藉天生的演技,

扮演過無數的角色,

21歲之前,

他在世界各地偽裝行騙,

一度差點逼瘋了FBI,

讓全世界幾十個國家,

都恨得牙痒痒。

………

他是世界騙子之王,

當之無愧的奧斯卡影帝,

FBI史上最年輕的通緝犯,

20世紀最傳奇的詐騙藝術家!

而如此天才的他,最後居然敗給了……

他,就是,

弗蘭克·威廉·阿巴內爾

1948年,弗蘭克生於美國紐約,

他自幼非常聰明,記憶力超群。

但他的家庭並不幸福,

父親常常酗酒和母親吵架,

開了間小文具店,

勉強才能維持全家人的生計。

父親曾對他說:

一個人擁有什麼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人只要知道自己是誰,

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就問心無愧。

而他從父親這番極有哲理的話里,

找到的答案就是:

我想是誰就是誰。

一天,父親給他一張信用卡,

讓他到加油站打油,

他卻把卡透支買了一堆的輪胎、電瓶等,

然後半小時內就全部退貨,

將透支的錢套現。

隨後他就花光了所有的錢,

而父親被銀行追數千美元的債,

這才叫真正的坑爹啊。

10幾歲時,他又裝成代課老師,

竟當著全班同學的面,

趕走了真的代課老師。

之後的一個多星期,

他都裝得有模有樣,

會給學生們布置作業,開家長會,

直到成功吸引了校長的注意才被揭穿。

1964年父母離婚,他的家庭破碎了,

律師讓他選擇和誰在一起,

極具個性的他乾脆誰也不選,

直接離家出走,自己獨立生活,

那時的他,才16歲。

還是個未成年小孩,

也沒有工作,很快,

他就和街上小混混們混在一起了,

可沒過多久他就覺得,

當小混混實在是太Low了,

嚴重浪費了他的智商,

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

毫無藝術性可言。

於是,為了追求高大上的生活,

他開始偽造支票,

一開始他的手法很拙劣,

偽造的支票常常被識破,

但短短兩個月後,他的支票,

就已經能騙過所有人了。

憑著支票,他開始過上了,

到處混吃混喝,還不用付錢的生活,

有事沒事開一張支票,

日子過得跟神仙一樣。

有一天,他走在大街上,

突然看到一個被美女們,

前簇後擁的飛行員,他心裡想:

當飛行員才是真正的高大上啊!

你以為他會從此洗心革面,

乖乖去上個飛行課,考個飛行證,

成為一個勵志的追夢少年嗎?

那你就錯啦,他嫌學習太麻煩,

乾脆直接偽裝成了飛行員。

他先是假裝成記者,

採訪了一個機長,

對泛美航空深入了解了一遍。

之後,他跑到證件列印店,

說要採購員工卡,讓對方做出,

泛美航空公司的員工卡樣板,

印上他的照片及信息。

然後他又憑著這張假證件,

到公司的採購部,

謊稱自己的制服弄丟了,

順利領到了一套新制服。

就這樣,他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這個宇宙級大騙子,

騙著騙著就騙上了天。

他鎮定的外表,爆表的演技,

沒有任何人懷疑過他的身份。

可他根本不會開飛機啊,

這也難不倒他,他和機長鬍侃,

旁敲側擊地問出了副駕駛的操作。

就這樣他冒充飛行員,

免費飛行了250多架次,

航程達百萬公里,

大搖大擺地周遊了,

全世界50個州、20多個國家,

還泡到了空姐做女友。

無論走到哪裡,

他飛行員的身份還都受到人們的尊敬。

然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

他也引起了FBI的注意。

他填寫假支票詐騙了百萬美金,

FBI一開始以為這麼聰明的騙子,

一定是個中年老狐狸,

搞了好久,FBI才終於搞清楚,

犯下這些事的居然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

他被FBI列為頭號通緝犯,

也是美國有史以來,

年紀最小的頭號通緝犯。

FBI探員歷經千辛萬苦才追蹤到他,

在他毫不知情的時候,

突襲他的住處,他根本無處可逃。

探員一瞬間衝進了門,

在電光火石之間,

他用難以想像的反應,

展現了教科書般的神級演技:

「不許動,先生,我們是警察!」

其中一個探員大喝一聲,

可他沒有站住,而是迎著槍口走去,

一邊抽出他的皮夾,

一邊鎮定自若地對對方說:

「我叫戴維斯,聯邦調查局的。」

對方信以為真,

就沒有打開皮夾檢查證件。

接著他故意問道:

「弗蘭克來了嗎?」

探員回答:「不知道,先生。」

他乾脆說:「你們守在這邊。

我去看看弗蘭克來了沒有。」

接著,他就當著FBI探員的面,

鎮靜地收拾起自己偽造支票的工具,

然後徑直離開房間。

這個真正的弗蘭克,就這樣,

大搖大擺地消失在重重夜幕之中……

意識到飛行員身份暴露後,

他躲到一個小鎮上,

換了弗蘭克康納的假身份,

對外宣稱自己是一名兒科醫生。

很快,他就在當地的一家醫院,

得到一份差事:兒科醫生監事。

這份工作不需要親自治病救人,

就是負責檢查填寫病例,帶領實習生,

他裝得有模有樣,從來沒有穿幫。

要演就演得逼真,是他的座右銘,

平時他會隨身攜帶袖珍醫學詞典,

還花了許多時間泡在圖書館裡,

閱讀兒科醫生的著作。

而半年後的一天,他正值夜班,

主治醫生臨時有事不在,

遇到一個突發急診,

孩子嘔吐腹瀉、高燒不退,

需要緊急救治,

可他這假醫生不僅暈血,

還根本什麼也不會,

意識到人命關天,

他立即辭職離開了醫院,

他再混蛋也不想,

拿孩子的生命開玩笑。

離開醫院後,他也沒有閒著,

先是談了個女友,

又通過女友認識了一個,

在哈佛讀法律的朋友,他心裡又想了:

當律師才是真正的高大上啊!

可是律師執照很難偽造,

他只能自己去考了,

他很快偽造了一份哈佛成績單,

騙過了州律師資格審查辦公室,

成功參加了律師考試。

他憑藉自己的努力,學了16個星期,

竟然通過了律師考試,

成為了一名真正有資格的律師。

誰能想到,這個月薪上萬美元,

大搖大擺在法庭上,

跟人們大談律法的人,

其實是一個只有19歲的全球通緝犯呢?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