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女學霸辭職賣包子,70塊一個,人們竟然排隊搶著買?

2018年05月23日     檢舉

做最酷的決定,

度最炫的人生。

Little Bao

香港繁華的士丹頓街頭,

有這樣一家特殊的小店:

店裡大門緊閉,

外面卻擠滿了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喧囂的人群中,

有70歲的古稀老人,

有家長帶著小孩,

有中國人,也有金髮碧眼的老外。

還有人開著豪車專程前來。

一個大爺,邊插著腰,

邊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嘴裡不住念叨著「快了!快了!」

旁邊的女人見狀,

趕緊叫回了在一旁玩耍的孩子。

僅僅幾分鐘後,人群出現一陣騷動,店門開了,有人欣喜地叫道:「6點了!」前面的人,嘩啦一下,快速地踏入店中,

沒輪上的,則悻悻地嘆一口氣,挪了挪腳下。這份熱鬧,要一直持續到夜裡12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底是家什麼店,能如此門庭若市?走進一看方知,原來是家餐廳!

店面不大,也就30來平

勉強放置的20餘張座椅,

顯得略微擁擠。

一條長桌圍開,

後面就是廚房,

地方雖小,但傢伙什可謂齊全,

店員就在這彈丸之地,

擺弄著食材,

一口大鍋,正微微冒著熱氣。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走進一看,灶上蒸的,

居然是再尋常不過的饅頭,

打開菜單不免吃驚,

這饅頭,居然賣到70一個!

店主,是瘋了嗎?

而此刻,

一個短髮精悍的妹子,

正拿著刀在砧板上切磋。

一塊今晨采入的上好三黃雞

裹上隔夜的麵包糠

在油鍋中打著油花兒,

炸雞的香氣瞬間在食客上空盤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拈起一個熱騰騰的饅頭

橫向切開,

起鍋金黃的炸雞,澆上秘制醬汁

一撮五彩沙拉點綴,

在眾人暗自洶湧的口水聲中,

饅頭換上新裝,粉墨登場。

妹子將「饅頭」端上吧檯,

看著食客大快朵頤,露出驚艷的神情,

滿意地轉身,拿出另一個饅頭···

這個話不多的妹子,叫May,

是這家店的老闆兼主廚

別看她現在站在料理台上,

手法老練,輕車熟路,

其實幾年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她還是個書生氣十足的海歸,

看起來與充滿煙火氣的廚房格格不入。

May從小在多倫多長大,

母親是上海人,

她最深的記憶,

就是廚房裡的母親。

母親穿著圍裙,

用異國他鄉的食材

融合中西方餐飲精髓,

做出的新式料理,

滋潤著May年幼的味蕾。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May與母親

………

日日盯著母親的圍裙,

時間久了,May對料理

也產生了特殊情結,

小小年紀,

就會幫著媽媽擇菜、洗菜。

同時,心中也升騰出一個想法,

長大後,要成為一名廚娘!

但是當她將這一想法

興沖沖地告訴家人的時候,

等待她的,卻不是可喜的讚許。

「女孩子當什麼廚子,多不體面!」

連一向溫和的母親,也選擇了沉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May生性要強,

打定的主意可不會輕易作罷,

大學時,她遠赴美國求學,

心裡卻打著別的算盤,

選擇與廚師最接近的酒店管理專業,

算是為了夢想的第一次叛逆。

然而現實與理想之間,

何止隔著一道南牆?

事實證明,選擇酒店管理,

未必是通往廚師的捷徑。

回到香港,

May感到理想漸行漸遠,

她也曾一度放棄,

做起朝九晚五的都市白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狹小的格子間中,

她勸解自己,放下心中的執念,

做家人認同的選擇。

但兒時廚房裡

幫媽媽洗菜的情景,

卻時時浮現在眼前,

勾著她不會輕易放手。

28歲,千萬女人惶恐的30「大坎兒」就要來了,May看著自己一事無成,提前陷入了憂慮:這,真的是我想過的生活嗎?

她決定徹底反叛,與其在現實中偏安一隅,不如冒險做最酷的決定,度最炫的人生!

辭去文職工作,May跑到香港唯一的米其林三星餐廳拜師學藝。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令她沒想到的是,

對女孩兒當廚子的偏見,

居然存在於整個香港。

「主廚是男人的活兒,

女孩子干多不合適?」

May徹底不服氣了,

憑什麼,女人不能當廚師?

憑什麼,當廚子的女人只能做甜點?

她決定,一定要成為主廚,

開一家自己的餐廳讓別人看看。

學藝的日子裡,

May吃盡了苦頭,

總是早早就到廚房,

晚上最後一個離開。

2014年,May準備妥當,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打算開一家自己的店。

將西餐與中餐融合在一起,

看似胡鬧,卻讓食材在碰撞中,

迸發出獨特的美味。

饅頭是中餐的基礎美食,

綿軟細糯,中國人老少皆宜。

那就賣饅頭吧!

只不過,要讓老外也接受,

可不能賣普通的饅頭。

逛過無數次菜場,

了解各種食材的特性,

為了口感達到最佳,

每一種樣式都要死磕,

有的花費數月才研發出來。

經過周詳的準備,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