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過黑道,卻花光500萬積蓄為2000個「被放棄」的孩子蓋庇護所,他感動了整個台灣

2018年05月29日     21017     檢舉

一個浪子,因為一個孩子金盆洗手,看似一個圓滿結局,其實,這僅僅是個開始。

這個曾經的黑幫青年,為了2000個受原生家庭忽視的「黑孩子」造書屋,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帶著500萬存款回台東,7、8年下來,戶頭只剩下47塊。」

………

故事從一口面開始。

陳俊朗被兒子的同學嚇呆了。幾碗面吞下去,孩子臉色蒼白,他直覺,「完蛋了,吃壞肚子了。」

沒想到,那個吐到泛出眼淚的孩子,抬起頭望著他,臉上全是笑容。「陳爸,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多東西。」

活了這麼一把年紀,陳爸頭回意識到世上真有吃不飽飯的小孩。混過黑道的陳俊朗,兒子的父親陳俊朗,在那個瞬間,成了「陳爸」,接下去的歲月里,有兩千多個孩子,趴在書屋的矮牆上,此起彼伏,喊他:「陳爸!陳爸!」

後來,那個吃到吐的小朋友,成了孩子書屋的首批入駐者之一。

後來,每天放學,大幫的孩子結伴來到台東縣的一座土磚書屋,陳俊朗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了。

「孩子的書屋」掛在身後,紅紙墨字,像一個喜氣洋洋的橫批,幾乎沒有人知道,陳爸為了它,差點破產好幾回。

蜂擁而至的孩子們一口一個「陳爸」,

然後,走進書屋開始吃飯,

寫功課,聊天,打球,

年紀小的甚至洗好澡才回家。

到了禮拜六禮拜天,

孩子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學射箭、拳擊,戲劇、

烘焙、劃獨木舟......

這裡全年無休,

就連春節都有十幾個孩子來這裡報道。

「只要孩子們需要,

這裡的門就會敞開。」

「孩子的書屋」是專門為

一幫無依無靠的黑孩子打造,

而且這裡,一切都免費。

黑孩子,說起這個名詞,你或許有些陌生,但如果你去台灣台東縣隨便找個人問問,對方就會會意。

台東縣,一直以來是台灣收入最低的縣市。

因為窮,很多孩子出生就得被迫面對這樣的原生家庭:一個時常酗酒、家暴、甚至吸毒的父親,一個被父親折磨得病重,還得掙錢養家,每天以淚洗面的母親。

在台灣,這樣的黑孩子還有很多...

………

生長在這樣家庭的孩子,他們得不到父母的悉心照顧,甚至連一日三餐的溫飽都成問題,他們是一群「被放棄」的孩子,出於疼惜,人們喊他們:黑孩子。

原本這幫孩子的命運註定灰暗,直到陳俊朗出現了。

今年54歲的陳俊朗,孩子們都習慣叫他「陳爸」。18年來,陳爸傾家蕩產造了9間書屋,為一幫沒人管、沒父母疼的「黑孩子」打造了溫暖避風港,第二個家。

陳爸和孩子在一起

………

說起來,陳爸年少時可是街上出了名的混混,入過黑幫,打架鬧事沒少干過,2000年,他的人生軌跡卻變道,成了改變2000多個孩子命運的書屋創始人。

「有一次,兒子的同學來家裡玩,晚飯的時候我帶他去外面吃面,吃完一碗,我問他要不要再多吃一碗,他說好,結果結完帳就看到他臉色蒼白。」——引自陳爸原話

孩子把面都嘔吐出來了,陳爸還以為是吃壞了肚子,結果他說:「陳爸,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多東西。」

陳爸眼眶紅了,他拍了拍孩子的頭:「有我在,你以後就不會再挨餓。」

從這天起,他開始收留這些沒父母管的小孩。

放學後,沒處可去的孩子總喜歡往陳爸家裡跑,陳爸就拿出一把吉他和幾本書,給他們彈一曲,或是講個故事,孩子們肚子餓了,他就買東西給他們吃。

一開始,只有4、5個孩子來陳爸家裡,後來越來越多,最多的時候有六、七十個,把後院都擠滿了。

「我這個人可能天生比較雞婆啦!」陳爸笑著說。

就連陳爸的家人都表示震驚:

「一推開庭院的門,會發現這裡都是黑黑的孩子,傍晚的時候都看不到人,大部分只能看到眼睛、牙齒,還有手在黑暗裡晃來晃去......難不成我家成收容所了,還是幫派聚集所?」

其實,有段時間陳爸原本打算考公務員的,但每次考前「閉關」的時候,孩子們都會趴在庭院外的矮牆上此起彼伏地叫著:「陳爸,陳爸......」

跟孩子們處久了,陳爸居然有些割捨不下,而漸漸了解到孩子們的原生家庭之後,這個台灣大叔越發覺得自己得做點什麼,甚至放棄了考公務員的念頭。

「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自顧不暇,要麼是低收入戶,要麼都生著重病,或者爸媽精神都有問題,像是酗酒、家暴、吸毒、甚至性侵......都是存在的,複雜的家庭問題造成孩子長期壓抑,個性怯懦,心靈封閉。」

陳爸說,這些孩子至少有一半接觸不到教育資源,一半的一半肯定會走入黑社會。

他想讓這幫弱勢的孩子們放學後有地方念書,有飯可以吃,在身心受創時有個避風港......

當得知有孩子4年都沒吃過一頓正常的晚飯時,他找了一家麵店,每月固定去幫孩子付飯錢,讓窮孩子們可以填飽肚子;還自掏腰包找了間書屋,幫孩子補習功課,這就是「孩子的書屋」的前身;有時還會幫孩子們包紮傷口,因為他們受到醉酒父親的家暴......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