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過黑道,卻花光500萬積蓄為2000個「被放棄」的孩子蓋庇護所,他感動了整個台灣

2018年05月29日     21,599     檢舉

跟孩子們處久了,陳爸居然有些割捨不下,而漸漸了解到孩子們的原生家庭之後,這個台灣大叔越發覺得自己得做點什麼,甚至放棄了考公務員的念頭。

「這些孩子的父母大多自顧不暇,要麼是低收入戶,要麼都生著重病,或者爸媽精神都有問題,像是酗酒、家暴、吸毒、甚至性侵......都是存在的,複雜的家庭問題造成孩子長期壓抑,個性怯懦,心靈封閉。」

陳爸說,這些孩子至少有一半接觸不到教育資源,一半的一半肯定會走入黑社會。

他想讓這幫弱勢的孩子們放學後有地方念書,有飯可以吃,在身心受創時有個避風港......

當得知有孩子4年都沒吃過一頓正常的晚飯時,他找了一家麵店,每月固定去幫孩子付飯錢,讓窮孩子們可以填飽肚子;還自掏腰包找了間書屋,幫孩子補習功課,這就是「孩子的書屋」的前身;有時還會幫孩子們包紮傷口,因為他們受到醉酒父親的家暴......

「孩子們缺乏陪伴,需要有人從旁協助,將他們帶入軌道,順利長大。」陳爸說。

陳爸為孩子上課

………

隨著越來越多的孩子們加入,

書屋的規模也越來越大,

從最開始的建和書屋,

到後來的南王書屋、美和書屋、

溫泉書屋、多元書屋......

短短几年,陳爸就憑一己之力

造了5、6間書屋,

學生群體從國小、國中、到高中都有。

分散在台東各處的「孩子的書屋」

………

而為了幫助這些可憐的孩子,陳爸一直是靠著積蓄支撐著,戶頭裡的存款也漸漸從最初的7位數變成了2位數,「當初帶著500萬存款回台東,7、8年下來,戶頭只剩下47塊。」

積蓄花光了,陳爸開始想盡辦法籌錢,賣房子、賣車子、賣棺材、和人合夥開開餐廳、甚至情趣用品店......貼補書屋的開支,但依然入不敷出。

家人都覺得他得了失心瘋,社區覺得陳爸做的事情很可疑,說他在在聚集一些壞孩子,搞黑幫。

紛紛擾擾和閒言閒語中,這個硬漢的身體也出了狀況,高血壓找上門,還做了心導管手術,這些讓陳爸的內心充滿了矛盾和掙扎:

「整整11年,我都是一個人在撐著,不被諒解,飽受批評。你若在乎這些東西,真的會堅持不下去,甚至活不下去。」

「可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這件事情必須要做。說白點,我就是捨不得這些孩子。」陳爸說。正是那份「捨不得」 ,化作一股強勁的內心力量,把他從低谷里拉扯了回來。

陳爸逼不得已開始借錢,好在負債500萬的時候,社會開始關注「孩子的書屋」,更多志同道合的人加入進來,並陸陸續續送來捐款,書屋才撐過了最艱難的那段時間......

你若問陳爸,那這幾年你有沒有開心的事?當然有!那就是看到一座座書屋的落成的那一刻。

每次造書屋前,陳爸都會徵求孩子們的意見,他講,很多事情其實你只要讓小孩子做主,就會變得簡單而美好。

「你們最需要什麼樣的房子?」要有溜滑梯的」「不要規規矩矩的教室」......於是,就有了溜滑梯和階梯教室結合在一起的書屋。

陳爸還會讓孩子們參與造房子,

因為他想讓孩子們知道,

人不是理所當然的,就能擁有一個家,

對他們來講,家是要親手打造的,

還要有永不放棄的信念。

每天放學之後,孩子們會先來這裡玩一玩,

然後吃飯,跟著哥哥們一起蓋房子。

周六周日的時候

騎單車、學射箭、劃獨木舟......

「孩子的書屋正在做的事情,就是一個家在做的事情,我們是扮演父母的角色,帶著孩子去做一個孩子應該做的事情。」

陳爸說,他現在正在做的事情說起來很簡單,就是還給孩子,當孩子應該有的權利。

不過,陳爸覺得這還不夠。

2014年,他和已經成年的黑孩子們一起打造「青林書屋」,想讓這些已經成年的孩子能夠自食其力。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3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