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2017年06月05日     1,755,532     檢舉

 

在北京,

有這樣一個神奇的地方。

順著橙色的大箭頭走進去,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你會在一排美術館格調的小房間裡,

找到私人電影院健身房理髮店、

以及,獨立書店和咖啡店......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你可能覺得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但司馬要告訴的你的是,

這裡是北京亞運村

安苑北里19號樓的地下室,

下面這張圖是它曾經的樣子。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糟糕到可以用「暗無天日」「觸目驚心」

這樣的詞來形容。

而他,就是那個讓地下室

改頭換面的人——周子書。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為什麼要在地下室造房子?這要歸根到10年前。

 

周子書從中央美院畢業,懷著做一個非常棒的設計師的夢想到了中國美術館工作,但夢想和現實總是存在差距,為了不過一眼就望盡餘生的安穩生活,他裸辭掉了人人艷羨的公務員工作,帶著「要做一些改變社會的事」,遠赴英國中央聖馬丁留學。

 

在留學期間,他一直試圖找到自己未來究竟要做什麼。直到......

 

那天,他在BBC上偶然看到一條關於曼徹斯特地下室遺蹟的新聞,「地下室」這個空間概念走入了它的腦海。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曼徹斯特地下室遺蹟,那時正值第一次工業革命,大批的工人湧入城市,很多住在地下室

 

之後,他在恩格斯的《論英國工人階級狀況》

里再次看到地下室居住的人們。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當時英國各大城市的地下,很多人這樣生活著

 

周子書一下聯想到了北京:「北京不是很多人也住地下室麼,要不我在地下室造個圖書館?這樣或許能幫助居住在地下的北漂一族提供學習和就業的機會。」

 

回國一看,發現已經有人做了。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圖為書香朝陽電子圖書館。「可為啥一天過去了,一個借書的人都沒?」

 

他在電子圖書館前呆站了一天,發現沒什麼人借書,後來就想:「既然回來了,那就去真實地體驗一下地下室的生活是怎麼樣吧!」

 

轉身他就在三環內租了兩間不到十平米的房。

 

一走進去,發現走廊上路坑坑窪窪,布滿水坑,空氣中還有揮之不去的潮氣和從廁所里傳出的味道。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走裡邊瞧一瞧,

斑駁的牆壁,無處不在的電線和繩子。

仔細一看,電視機上方的電線里,

竟然還夾著一把菜刀!

據說是房東為防止壞人入侵

留給房客揮刀自衛的工具......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在這裡居住的北漂,無一不是被高昂租金壓著,忙碌一天卻不得不回到這個永遠不想稱它為「家」的地方,但這個地方,哪裡會是家。

 

作為一個設計師,周子書想幫幫這些人,生活在地上和地下的人,本不應該有什麼區別,而這一道天花板,就把他們像白天和黑夜一樣徹底分隔開了。

 

為了解到住在地下室的人真實的內心想法,不善言辭的周子書開始當起了掃地工。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借著掃地,他和周圍的四鄰打成了一片,大家經常聚在一起喝酒、吃火鍋,然後一個冬天,趁著吃烤肉的間隙。

 

周子書就聊到自己的打算:你們說我把房間改造一下,作為大家平時聊天,吃吃烤肉的地方怎麼樣?要不我把這房間刷白了吧。

 

「別,千萬別,我們住地下室就是為了掙錢然後回家蓋個房子,要不你把它刷成房子形怎麼樣?下面是夢想,上面沒刷過代表是現實。」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於是,後來周子書的一間房被刷成了這樣的「夢想和現實」的版本

 

這句話讓周子書感觸頗深,「這哥們兒就是一平面設計師的料哇!

 

而對於居住的環境,這些鄰居的真實想法是:「誰也不願意一直住在這裡,既然都是要搬的,舒不舒適又有什麼所謂?」

 

「一直以為他們想要改造空間,住在舒服的房子裡,原來並不是。」周子書想。

 

通過聊天,周子書發現他們想要的有三樣東西:穩定的工作來賺錢;擴大自己的社交圈子;拓展職業的可能性。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跟住在地下室的鄰居聊職業和夢想

 

特別是最後一個拓展職業的「可能性」,就拿二十齣頭的足療師小趙來說吧,他一直很想當個軟體開發員,卻一直被困在足療師的小圈子裡。

 

而干過幾年鍋爐工的小盧呢,為當平面設計師,還花9千多塊錢報了PS培訓班,花光了銀行卡里的錢,技術也學到了,卻苦於沒有人介紹工作,只好重新干回了老本行。

 

「既然大家都想學東西,那要不咱們來個技能交換?」周子書突然蹦出這樣一個念頭。

 

然後他不知從哪裡找來一根晾衣杆,一堆晾衣繩,就像這樣擺著,中間掛著幾百根彩色晾衣繩,就像是把人和人隔開的那個「無形的牆」。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把另一間房子刷白之後,

他在兩邊牆上手繪了中國地圖,

那些願意參與技能交換的人,

在一邊的地圖上找到家鄉的位置,

拉起一根晾衣繩固定。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在上面貼上一張小紙條:

我是XXX,我能XXX,我想XXX。

職業是「洗剪吹」的理髮師阿全

有一顆文青心,想要學攝影和美術。

足療師小趙想當軟體開發師,

鍋爐工的小盧想當平面設計師......

 

他在北京地下建了一座城,要解救100萬名「蟻族」。非但沒被舉報,還被居民夾道歡迎,拿下國際頂級設計大獎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