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馳身患「孤獨絕症」:我讓全世界笑過,但是歲月沒有繞過我

2018年06月29日     38,565     檢舉

於是周星馳開闢出屬於自己的道路,自成一派的風格顛覆了傳統。

1990年,他在《賭聖》里採用無厘頭表演方式,引人入勝的劇情,誇張搞笑的細節,最終電影大爆,打破香港票房紀錄。

接著他又連續出演了《賭俠》、《逃學威龍》系列電影。

他掰碎了所有艱難生活的苦,將傷口撕裂成一個個笑話,將這樣的「小人物」角色搬進他的電影里,曾叫人覺得好笑又荒唐。

《喜劇之王》里的尹天仇是那個「死跑龍套」的他

《少林足球》中那個撿垃圾的是不甘平凡追求夢想的他。

《大話西遊》里的那個山賊是那個沒能抓住愛情的他。

《長江七號》里的爸爸是拚命賺錢的他。

英雄也好,無賴也罷,搞笑中又帶著小人物的奮鬥和勵志,總是乾淨又有溫度。

他在戲裡總是笑得那麼開心,別人就以為他真的不會哭。

就像導演王晶所說的那樣,「真正能拍出喜劇的人,恰恰是悲觀的人」。

這些電影里的人也是曾經的周星馳,他經歷過家庭的破碎,體會過生存的艱難,見識過人情的涼薄。

生活的真相是如此觸目驚心。可他卻也不忘激勵大家,即使身處沼澤,也不要忘記抬頭就是陽光。

4 孤傲又孤獨的偏執狂「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稍微了解周星馳的人都聽說過他脾氣極差,出了名的不好相處,「片場暴君,太上導演」都是他的標籤。

從表演、特技、對白、調色、甚至是音效,都一定要符合他的要求才行。

所以編劇怕他,導演怕他,演員怕他……人人都怕他。

偏執,成就了周星馳,但也一步步讓他淪為「孤家寡人」。

拍《少林足球》時,大師兄鐵頭功那個鏡頭逗笑了無數人,但拍攝現場一點也不好笑。

拍攝時,連續在大師兄黃一飛頭上爆掉八個啤酒瓶,周星馳還是不能滿意:「還有沒有瓶子?」

道具看不下去了,謊稱:「沒有了。」

直到多年之後大師兄仍有介懷「說好了用道具瓶子的,但真正拍攝時居然用了真的玻璃瓶,我當場被砸暈。」

在拍《功夫》時,邀洪金寶擔任武術指導。頭一天,兩人本已研究好怎麼拍,但他一覺醒來,把沒拍的和已拍的都否定了。

洪金寶曾罵他:「不可以只當自己是人,其他的都是狗!」

兩人就此不歡而散。

拍《功夫》前,他邀請老搭檔吳孟達入伙,吳孟達為此推掉了兩部戲,片酬過百萬。

但電影開拍後,吳孟達戲份被刪氣得發怒:「你把我當哥了嗎?」

星女郎黃聖依抱怨:「幾年裡,和他講的話加起來沒有100句!」

但是周星馳從來沒有為自己辯解過,他說:「事比人更重要。」

可沒有他的偏執,哪來經典?

1992年,香港票房前十名電影中,有七部是他的作品。

曾有過一段時間似乎炮轟周星馳才是政治正確時,黃秋生說過:「你們只看見別人說周星馳,你們看見周星馳說過別人嗎?」

他只是一個把事情做到極致的人,寧願得罪導演、演員,也絕不會辜負觀眾。

5「一萬年實在太久了,如果可以重來 我希望自己不要那麼忙」

找一個合適的人過一輩子,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沒有人能隨隨便便就完成任務。

28歲周星馳才有了初戀羅慧娟,

羅慧娟曾經說過:搞不明白為什麼她對周星馳一片痴心,想跟他結婚生子,周星馳卻當她神經病。

後來是朱茵、莫文蔚、於文鳳……但這些人都相繼離他而去。

劉鎮偉導演講過一個故事:「那年我和周星馳吃飯,他問,為什麼我那麼容易愛上一個女孩子?我說,你那不是愛,你只是太孤獨了。」

「羅慧娟,她是一個好女孩,十分了解星爺的想法,但因為星爺母親和反對和星爺那時工作繁忙所以錯失了她。」

2012年羅慧娟因癌症早逝,在遺言中說「如果你想做到人生無憾的話好好去 生活吧,好好去 愛啊(哽咽)不要給自己後悔的機會」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3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