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放棄200萬年薪;26歲,以鄉村教師的身份闖進福布斯榜;這個90後,活得比我們的終極夢想還要漂亮

2018年07月10日     58876     檢舉

對於劉安婷來講,人生就是一場無止無盡的冒險與追逐,為了得到那塊最香甜的餅乾,她從小到大都努力成為最優秀的人。

從拿獎學金拿到手軟,到常春藤名校搶著給她發offer,毫無疑問,她就是人們常念叨的「別人家的孩子」。

但在23歲的時候,她卻放棄了紐約200萬年薪的工作,做出了一個看似「偏航」的決定。

當很多人表示無法理解這種轉折,這位90後姑娘卻篤定地說:「當你為自己一次次在小事情上勇敢,才有機會真正去活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

2016年,福布斯發布了

第一份亞洲版

「30位30歲以下領袖」榜單。

榜上有名的人被認為具有改變世界的潛力。

一位特別的90後台灣女孩——

劉安婷

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說起這位姑娘,恐怕是所有父母心目中的完美孩子。從小就成績優異,長期霸占著全班第一名的寶座,八門功課可以捎回來六、七個滿分。

「早在上大學之前,我就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目的:不只想要考全台灣最好的大學,我還想要考全世界最好的大學。總之,一句話來形容吧,我就是那個別人嘴中從小到大最討厭的『別人家的女兒』。」

劉安婷這樣調侃自己道。

當人人都在為高考拚命時,她已經早早拿到保送台灣大學的通知書。

這還不止,世界一流的9所名校,都爭著給她發offer,最終劉安婷成為創造歷史的天之驕子——

全台灣唯一考上常春藤名校普林斯頓大學的學生,還拿了全額獎學金,為此她出了書,登上了報紙。

如果把追逐成功當成吃餅乾的遊戲,劉安婷形容自己就像一個餅乾怪。

在吃到一塊餅乾之後就會繼續尋找下一塊更大的餅乾,直到找到那個能讓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再餓的「終極餅乾」。

從普林斯頓大學畢業之後,她順利獲得紐約年薪200萬台幣的管理顧問offer,擁有高學歷、高顏值、高薪水、高名氣,未來前途一片明媚。

對過早成名的劉安婷來說,媒體已經為她的人生擬定好劇本,上世界名校,進外企,拿高薪......當聚光燈越是光亮,她似乎越難有跳出設定的可能。

這位90後姑娘最後竟轉過身,揮一揮衣袖,頭也不回地鑽進了台灣最貧窮的偏鄉,成了一名鄉村老師。

誰也未曾預料到,最終,學霸女孩心目中的那塊「終極餅乾」居然會是這個。

一切的緣起,得從劉安婷在普林斯頓念書時說起。

大一暑假時,她申請了去非洲加納的小學做義工,當為期兩個月的老師。

從小並不是出身在多麼富裕的家庭,但是至少衣食無憂,當劉安婷目睹孩子們的學習環境時,還是挺受觸動的。

那裡很窮,

教室就搭建在泥土地面上。

黑板是黑色油漆塗成的。

學生穿著清一色的黃色制服,

都是別人捐贈的,多半不太合身。

上課的時候,

孩子們擠在灰色的木桌之間,

部分孩子正在做筆記,

有些孩子卻沒有,

並非他們聽課不認真,

而是因為教室里有一半的孩子連筆都買不起。

大部分孩子見到外國老師還是挺興奮了,除了一位名叫Mary的女孩。

劉安婷來到學校的第一天,就曾被別的老師善意提醒:「她脾氣很古怪,從來不會給任何老師好臉色看,如果你硬要管她,她可能會揍你,你最好當心點。」

執拗的劉安婷偏不信。

每天一進教室,她都會跟Mary打招呼,企圖走進她的內心:「你好,Mary!」可人家壓根就不帶理她的。

劉安婷生性也固執,依然沒有停止跟Mary打招呼,就這樣堅持了35天,對面那位終於回了句:「我不好!」

但任憑她怎麼問,小姑娘就是不回答。又過了兩個星期,劉安婷和往常一樣跟Mary打完招呼之後,Mary終於再次開口了:「我不好!我媽揍我!」

從此,Mary就沒再和她說過一句話。

2個月的支教生活很快結束了,劉安婷離開的那天正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和孩子們告完別,她就踩著泥濘的小路,往校門口停大巴的方向走過去。

誰知,身後傳來急促的跑步聲,不是別人,正是Mary。看那孩子來勢洶洶的,劉安婷的第一反應是:「難不成她是來揍我的?」

高冷的Mary追上老師之後,依然半句話也沒說,下一刻孩子的舉動讓劉安婷永生難忘:「Mary蹲下來,用她的手把我鞋上的泥土一次一次地抹掉,然後頭也不回地往教室跑。」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