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為佛造像的90後,才是最酷的佛系少年

2018年09月03日     19853     檢舉

蔣晟的身上被貼了這樣幾個標籤:佛像,皈依,時尚。

為佛造像,為愛馬仕走秀,和大牌合作辦展覽……時尚和傳統,叛逆和忠誠,都在他的身上,和諧相處。

但在這個以金錢、務實為信仰的時代,誰還願意把一切寄託於自身都無法保全的神明身上呢?在蔣晟看來,佛的形象從未超脫於生活之上,而是生活中最美好的人的形象。

所謂信仰,修得是一顆更美好的心。

………

蔣晟的佛造像有種難以用文字描述的不同。

白瓷燒制的佛,身形清瘦飄逸,微微頷首,嘴角含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衣紋如瀑布般從高高的底座上鋪瀉而下,隨常、自在。令人心生寧靜。

在這個人人都喜歡用「佛系青年」標榜自己的時代,蔣晟這樣的真·佛系青年,反倒顯得有點與眾不同。

中學開始學習佛理,19歲皈依佛門,成為一名佛教居士,專注做佛像。佛,在他的生活中無處不在,以佛系的心態和方式面對生活,他已這樣過了很多年。

習佛多年,他變得不容易喜形於色。老成沉穩的不像個年輕人,靦腆的也不像個有個性的藝術家。

一個造佛像的人,這是他對自己的定義。

但他又不是傳統意義上一心埋頭為佛造像的工匠。他不拘泥於素材,石料,琉璃,泥土,金,哪怕是回收塑料做成的合成材料。

他也不受限於工藝的傳承,只要能做出心中所想,使用哪種工藝或技巧,都不重要。

2016年,蔣晟和廈門一家環保企業合作,到海灘上撿拾了大量垃圾,隨後他用這些垃圾回收後做成的可再生鋁塑料,製作了一尊觀音像

蔣晟製作的琉璃佛

………

儘管廈門的工作室建在山間,

但蔣晟並未將自己困在「山」中。

身形高大,外貌俊朗的他,

今年4月,以模特身份

為Hermes 2018春夏男裝秀走秀。

2018年4月,蔣晟為Hermes走秀。

………

2017年,上海時裝周期間,

由德國的手工鞋履品牌BIRKENSTOCK贊助

他和和時裝品牌MsMin合作聯合辦展,

將佛像和時裝秀場結合。

是佛像展覽,也是時裝秀場。

佛像雕塑展《鹿野苑》

………

這不是人們常規印象里的造佛像者,皈依的佛教徒。但誰又規定,造佛像者,佛教徒該是哪樣呢?

就如蔣晟創作的佛像,身形,姿態,還是典籍里記載的佛該有的樣子。但細細看來,卻又有一些不同,更原始,更親切,也更唯美。

可誰又能想得到,這個看起來靦腆,平和,能造出如此具有禪意的佛像的男生,少年時期是個逃課打遊戲,叛逆自閉的人呢?

當叛逆的90後少年

遇到佛

1990年,蔣晟出生於廈門,一個擁有眾多佛教寺廟的地方。但在他的童年記憶里,沒有任何關於寺廟和佛的痕跡。

像每個頑皮的孩子一樣,他在父親任教的廈大校園裡橫衝直撞,逃課後,一個人跑去在海邊堆沙子

叛逆,占據了他童年的主旋律。什麼事都要做出個與眾不同來,這是年幼的他反抗世界的唯一方式。

這份叛逆直到今天仍在影響著他,但對一個藝術家來說,有個性的叛逆並不是一件壞事。

………

中學時,蔣晟的母親選擇皈依佛門,成為一名佛教居士。從此,家中漸漸多了一些關於佛教的書籍,她總是推薦蔣晟也來讀一讀。

他說,讀佛經也是出於叛逆。因為那時的同齡人都在看哈利波特、看金庸……沒人看這些「老人家才看的書」,而學校里也禁止傳播任何宗教類的書籍。「既然學校規定不能讀,那我就非要把它讀完。

蔣晟工作室的佛像

………

《金剛經說什麼?》《故道白雲》《人生佛教小叢書》……家中關於佛的書籍,他一本一本認真地讀下去。後來,那些書,都快被他翻爛了。

不愛學習的少年,沉迷在佛經的世界。他從那些晦澀的文字里,漸漸對世界,對生活有了模糊的認識。

樣是文字,它好像完全分為兩個面相。比如小說,它是在塑造一個故事。但是我在看佛經的時候,它是在教我怎麼理解這個世界,如何學習,如何和世界交流。

已經被蔣晟翻爛了的《金剛經說什麼》

………

為了幫助他考上藝術院校,高二時,他開始跟隨父親學習美術。所有人都說他遺傳了父親的藝術天賦。但在他看來,自己並不算是個有天賦的人,儘管父親是那樣希望的。

父親的教學方法很特別,不從素描教起,而是直接讓他做雕塑。因為在父親看來,學藝術最重要的是理解,而不是臨摹。只要能雕刻出「心中的東西」,技法和工具都不重要。這與他從佛經中悟到的,竟出奇地相似。

父親對他的嚴厲勝過任何人。只要覺得他沒做好,他會直接在塑像上劃一刀,讓蔣晟重做,實在不滿意時,也會全部破壞,從頭來過。學會放棄,是他學習的開始。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