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獨自一人跑到荒郊野嶺,等待數十個小時,見證世界那最美的一瞬間

2018年09月04日     4867     檢舉

追逐著那一片夜空,

不會停下自己的腳步。

星空攝影師

城市呆慣了的我們,

總習慣於低頭。

即使仰望天空,

看到的也是黑壓壓一片。

生活的壓力,

讓現代人忘卻自然的美好。

難得的長假,

年輕人更願意以補覺來度過。

但是,

我們的身邊,

總有那麼幾個,

與社會格格不入的人,

追求著最原始的美好。

在內蒙古的敖包中,

有這樣一位女子,

她願意站在零下30度的冰湖上

靜靜等待4小時,

只為拍攝到星星的移動。

她就是葉梓頤,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

選中的「星空攝影師」。

身為一個90後姑娘,

專注拍攝8年星空的她,

去過34個國家,

150多處荒郊野嶺。

葉梓頤對星空的愛戀,

起源於上學時天文小組的活動。

有一次地理老師帶他們出去看星星,

那一眼她便終生難忘:

「之前的15年

錯失了很多美好的事情。」

彼時的她,

被遙遠的星星所感染,

被生命的偉大所感動。

我們和這地球所有生物,

都在星空的陪伴下生長。

葉梓頤漸漸意識到:

自然是不可思議的,

當你領悟整個宇宙後,

就會感悟到人類的渺小。

就像卡爾薩根所說:

「宇宙中每一秒都有上千顆恆星誕生,

像銀河系一樣莫名其妙的事物形成過千億次,

有時一個星體還沒走完銀河系的

一半路程就在太空中爆炸。

我們能在這裡活著,

此刻,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可惜她不是天生的藝術寵兒,

她自認沒有拍攝的天賦,

全靠好奇心以及滿滿的問題,

不停地努力、吃苦,

去追逐那遙遠的東西。

曾經的她,

在國外有過穩定的工作。

但心系星空之美,

最後還是決然地辭職成為追夢者。

即使她自幼嚮往宇宙,

在成為一名攝影師前,

也和許多年輕人一樣,

吃著火鍋,睡著懶覺,吸著貓。

直至接觸攝影,

才明白拍攝是她外出的唯一動力。

她願意付出行動,

記錄、表達和傳播星空的美妙。

表面光鮮華麗的職業,

背後往往伴隨著各種各樣的挑戰。

葉梓頤的第一大障礙就是設備。

專業的器材不是愛好者可以消費的,

她起初只能從網上租賃攝影設備,

一租就是3年。

外出拍攝,

背負著的行李就重達25公斤。

是宇宙之美一直在她心中吶喊,

激勵著這少女鼓起勇氣踏上

一次次艱辛的歷程。

即便如此,

也時常會因為漏帶一兩個配件,

使整場行程化為烏有。

比如說鏡頭前的巴德膜,

沒有它在鏡頭前濾光,

鏡頭和眼鏡就得不到保護,

那麼日全食就無法被觀賞和記錄。

(鏡頭前是巴德膜-銀白色的綠光膜,

放於鏡頭前濾光,以保護鏡頭和眼鏡)

………

自然也是星空攝影師無法避免的障礙。

拍攝時長在人及光污染都少的地方進行,

都要用不少的財力,

去支撐偏遠的旅程。

那一路的長途跋涉,

還伴隨著忍飢受凍。

雪山拍攝,

葉梓頤背負著她體重一半的行李,

爬上沒有路的雪山。

山間摔倒過20來次,

傷痕累累的腿第二天仍需堅持行走。

不幸感冒了,

在冰面上的她只能用嘴呼吸。

頭髮與睫毛都會被呼氣凝結成冰,

臉被凍傷並引起過敏。

她不怕這些苦,

因為肉體的苦楚,

無法與看見極光的感動相提並論。

大自然總是瞬息萬變,

為了那美好的一瞬間,

拍攝的大部分時間都用於等待。

攝影期間睡眠大約只有3個小時。

(黑沙灘雙子座流星雨

全身濕透下的拍攝)

………

等待並不代表會有結果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