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的他修復文物60年,從少年到頂級專家,用一生訴說守護

2018年10月09日     1928     檢舉

他問心無愧地回答,

我這輩子對文物沒有三心二意。

李雲鶴

《東邪西毒》,

大漠孤煙,黃沙遍地的天下,

王家衛用一壇醉生夢死講了江湖;

敦煌石窟,

長河落日,遼闊蒼涼的世界,

李雲鶴用一生不離不棄說了守護。

圖片來源:敦煌莫高窟網

………

這位85歲的老人,

修復文物60餘年,

經手彩塑500余身,

壁畫4000平方米。

把敦煌研究院的彩塑和壁畫

修復技術提升到全中國第一。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微博

………

李雲鶴23歲時路經敦煌,

偶遇敦煌研究院院長:常書鴻。

那個為了石窟放棄榮華富貴的人,

勸他留下來。

於是連夜路都不敢走的他,

在黑乎乎的洞窟里掃了3個月沙。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結束的時候常書鴻問他:

你願意負責文物保護嗎?

他只說了一句:

我願意。

像在婚禮上宣讀的誓詞,

他心甘情願了60多年。

多年後他仍驕傲地說:

我這輩子對文物沒有三心二意。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微博

………

那時候的莫高窟,

路人都能隨意進。

生火睡覺,牆上塗畫,

是常有的事。

李雲鶴加入之前,

甚至沒人專門負責修複壁畫和彩塑。

他摸索了一段時間,

找到常書鴻說這活兒沒法干,

他要去學繪畫和雕塑。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常書鴻聽了一哆嗦,

以為這根好苗子受不了,

要轉行當美術家。

結果李雲鶴說:

要修總得知道是怎麼畫,怎麼雕的。

圖片來源:CCTV-4 《謝謝了,我的家》

………

聽完後常院長鬆了口氣,

錦衣玉食滿足不了你,

畫畫高手我多的是。

立馬讓他跟著美術組學。

那待遇相當於

武林八大派掌門一起教一個黃毛小子,

是緣分,亦是造化。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1957年捷克專家來幫助修複壁畫。

然而對方根本不教核心技術,

用的材料都藏在牙膏管里,

想看配料?沒門!

李雲鶴還是跟在屁股後面,

試圖多看點,多學點。

圖片來源:敦煌石窟公共網

………

專家只呆兩天就跑了,

因為他們要求蓋一個二層小樓,

供他們洗澡。

而當時那裡喝水都要沉澱幾天沙子。

但李雲鶴偷藝還是有收穫的,

學會用十字鉚固定壁畫,

用注射器代替毛筆修補,

他改良的方法沿用至今。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微博

………

看著他技藝一天天提高,

常院長估摸這小子可以了,

1962年大手一揮,

把161窟開給他。

這個晚唐洞窟開門的時候,

風輕輕一吹,

壁畫跟蒲公英一樣四散開來,

碎了滿地。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為了找到最合適的修復材料,

他千里迢迢從北京買原料。

沒有實驗儀器測試,

就用土方法:連蒸帶煮。

沒有實驗室模擬不同環境,

就自己把樣品

從室內移到室外、從山下送到山上。

夏天看,冬天盯,白天黑夜做對比,

最終才得到第一批修復材料。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微博

………

他一天最多修復0.09平方米,

耗時700多天,

修復了60多平方米,

使161窟成為敦煌研究院

首個自主修復洞窟。

圖片來源:CCTV-4 《謝謝了,我的家》

………

雖然這邊拚命搶修,

別的地方可不會等。

那天他在窟里修復時,

外面傳來一聲巨響,

130窟塵土飛揚——牆塌了。

拼死拼活每天修復零點幾平米,

一下就塌了2平方,

那時心裡的除了痛就是恨。

圖片來源:敦煌石窟公共網

………

最後是李雲鶴提出打鉚釘修復。

他光測算、布點、論證就用了2年!

嵌插300多個鋼筋鉚釺,

如今這幅壁畫仍安然無恙。

現在他也覺得牆上的鉚釘很醜,

可那時都是先救命再說,

稍有猶豫連灰都剩不下。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如果說壁畫修復的難度是闖閻王殿,

那塑像修復相當於跟閻王爺搶人。

不是用新材料重做缺失部分,

而是把掉落的碎片一點點粘回去。

新材料修得再好也是新的,

不是文物就沒有價值。

圖片來源:《甘肅新聞》

………

現在的敦煌研究院,

修復一個洞窟最快要2年,

所有洞窟修遍最少要100年

李雲鶴自己也清楚,只是說:

雖然永遠修不完,永遠也修不好,

但只要身體吃得消,就一輩子修下去。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