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毒打、虐待,25歲的她拿下諾貝爾獎,卻哭著說:希望我是最後一個

2018年10月13日     19,766     檢舉

珍愛和平,

勿忘正義。

正義的呼聲

柔和的五官,

平靜的眼神。

人們很難把眼前這個瘦小的女孩,

和「英雄」二字聯繫起來。

但她確確實實,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的獲得者:

Nadia Murad

1993年生,今年剛好25歲。

BBC、路透社等主流媒體,

爭相報道了這一消息。

TIME讓她做了封面。

但是對於獲獎,

她沒有喜悅或激動,

有的只是止不住的淚水:

「即使獲得諾獎,

我唯一擁有的,

也不過是一顆破碎的心。」

NadiaMurad是伊拉克人。

她的民族Yazidi族,

屬於當地的少數民族。

曾幾何時,

Nadia也有著普通女孩應有的天真,

津津有味地研究歷史書,

幻想著長大當一名老師。

但是21歲那年,

殘暴的ISIS入侵了她所在的村莊,

打破了她的夢想,

更摧毀了數萬人的人生。

村中的男性和老人,

被無差別屠殺。

Nadia眼看著自己的6個親兄弟,

和母親一起被斬首、槍殺。

她痛苦、嚎叫,

卻敵不過被擄走當性奴的命運。

她和6700名婦女一起被囚禁,

最大的28歲,最小的,

才9歲。

要在ISIS手中活下來,

只有兩種可能:

要麼充兵,要麼當性奴。

Nadia被困在摩蘇爾城的奴隸市場,

度過了慘無人道的3個月。

每晚,士兵來這裡挑選性奴,

就像在菜市場挑選瓜果,

似乎揉掐踢打對方都不會疼痛。

女孩們尖叫、撞地、嘔吐,

卻仍然被一個個帶走。

只留下滿牆壁的血手印,

紅得刺目。

早上,她們被帶到宗教法庭拍照,

照片貼滿一面牆,

士兵可以在這裡挑選。

有人把頭髮弄亂,

有人往臉上抹硫酸,

依然逃不過被強暴的命運。

在這裡,

人不是人,是物品;

市場不是市場,是地獄。

不堪折磨的人,

割開了自己的手腕,

或是從橋上一跳了之。

但是Nadia不會!

她不甘心向命運屈服,

她要逃,逃到能遠離罪惡的地方。

但是一次次嘗試換來的,

只有毒打、菸蒂焚燒和輪流強暴。

2014年11月,

Nadia偶然發現看管人員沒有鎖門。

她抓住這命懸一線的機會,

奮力出逃到了庫爾德斯坦

多虧了一個溫和穆斯林家庭救助,

才安全逃進了難民營。

最後在德國的難民計劃里,

成了被保護的1000名婦女兒童之一。

柔弱的Nadia,

本該像其他倖存者一樣,

隱姓埋名,

拖著破碎的心靈,

彷徨一生直到死去。

戰爭和恐怖襲擊,早已耗盡了

這些受害者生活的力氣。

但是她不,

她不僅選擇了站出來發聲,

還在著名人權律師AmalClooney幫助下,

出席2015年聯合國第7585次會議,

向全世界控訴ISIS

「實行種族滅絕、強姦、販運」的惡行。

律師AmalClooney是好萊塢影星

喬治克魯尼的妻子

………

哪怕冒著被IS追殺的危險,

哪怕每說一次,

就像再經歷一次般絕望,

她也希望,

地球上不再有哪個民族,

成為下一個Yazidi!

她原本平凡、渺小,

但是此刻,

她的話語,

有著無窮、巨大的力量!

從2015年開始,

Nadia遊走在各個國家宣講,

希望人們認識到,

奴隸市場依舊存在,

她的數十萬Yazidi族人

還被ISIS囚禁著,等待著救援。

在她的極力爭取下,

2017年9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

針對伊斯蘭國對Yazidis的種族清洗罪,

進行國際調查。

並把Nadia Murad任命為

聯合國親善大使。

她在做的是什麼?

是以一己之力拯救整個民族。

女孩柔弱的雙肩,

尚能撐起被壓迫族人渺茫的希望,

這一刻,我們不得不重新定義英雄。

在人們都盛讚Nadia的堅強時,

只有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知道,

別麥克風時,

觸碰到她身體那一瞬,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