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歲少年奪得全球攝影大賽美國區冠軍,00後重啟膠捲攝影的藝術魅力

2019年02月17日     269     檢舉

一邊被時代拋棄,一邊被社會容納,

膠捲攝影的美,不會欺騙你的眼睛。

膠捲攝影

人和世界的真實模樣,

不是攝影技術的過度曲解,

而是一五一十的光影複製。

在這個被PS魔化的時代,

誰還願意拾起老舊膠捲攝影?

用昂貴的膠捲記錄時間,

在暗房裡待一天靜待不可逆的成片,

美不過電腦前幾分鐘的塗塗改改。

慶幸的是,

對膠捲的喜愛,

大有人在,

少年蔣翰翔就是其中之一。

在數位相機時代,

蔣翰翔著迷於手動相機和膠捲攝影,

他對身邊的一切充滿好奇,

包括私立寄宿高中生活的點點滴滴

他用膠捲,

記錄下成長過程中對生活的感悟。

2018年4月,

蔣翰翔(JOHN JIANG)憑藉下圖,

在英國著名膠捲品牌

ILFORD全球攝影大賽美國區

獲得冠軍(學生組)。

It's Raining Men

………

兩個站在浴簾後的青澀少年,目光耐人尋味,觀者如何解讀,都不過是蔣翰翔無意圖的瞬間抓拍。「他們有點不樂意,但有一點好奇,他們知道我喜歡攝影,就讓我拍了。後來看到照片,效果挺有震撼力,我挺激動的。」

高中寄宿生活是少見且私密的,

成片後的效果頗為震撼,

於是翰翔邀請同學抓拍了一組系列照:

男孩與男人的界限,被黑白模糊了。

無獨有偶,

成百上千張的擺拍,

有時候也敵不過一次抓拍而體現的意味。

你習以為常的生活,

常常存在令人震撼的瞬間。

高中生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呢?

在少年蔣翰翔的眼中,

他們是未沾風塵卻又飽含青春的存在。

他用淘來的二手相機記錄著留學情誼。

如果說少女是花,

那少年就是葉了吧。

花有千般美,

葉有萬種形。

Brain On Leaves

………

學術不是千篇一律的數字,

少年被變換無窮的知識困擾著,

單純的眼神仿佛在說:

要是數學公式像踢球那樣簡單就好了……

這是你看得見的青春,

還有你看不透的煩惱。

Throug The World

………

如若非要給少年加個形容詞,

那一定是「陽光味」的。

即使只是課間慵懶的一回眸,

也能讓你嗅到春光明媚。

Early Spring In February

………

真想知道美國寄宿高中生的日常,

翰翔的照片樸實無華的一一展現,

高中時期的叛逆和妥協,

在一次側臉里,在一個髮型中。

青春,怎樣揮霍都不浪費。

After Lunch

這組「High School students in my eyes」

仿佛就在告訴每一個人:

生活不無聊,無聊的是人。

蔣翰翔,

要給你注入一股名為「平凡」的興奮劑。

Look At Me

Ty

Studio

………

在學校上了一門「暗房技術」課後,蔣翰翔就迷上膠捲攝影。「用一個老式相機,一切都需要手動進行控制,對學攝影的人來說像是一種磨去浮躁的訓練。」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