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85歲,喜歡看帥哥,以及畫畫」

2019年04月13日     32,599     檢舉

我不管別人怎麼評價我,

我就是這樣。

我酷故我在

村上春樹在《國境以南,太陽以西》中說道:「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而時間流逝就是一種不可挽回的事。也許,不負光陰就是最好的努力,而努力就是最好的自己。」

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我們能做的,就是別讓夢想只是夢想,而要創造讓它成為現實。

任何夢想,任何事情,只要你作出決定去實現它,那麼無論何時行動都不晚,只要堅持下去,終有成就夢想的那一天。

就像今天文章的主人公Rose Wylie一樣,前半生為家庭默默奉獻,後半生重拾畫筆,只為了讓自己的人生不留遺憾。

85歲,對於大部人的人生來說可能已是日暮甚至是終點,但對於Rose Wylie來說,一切仿佛都是「Fresh start」。

Rose Wylie與她的畫

………

與那些每天忙於柴米油鹽,

照顧孫子、遇見了就會停下來

笑眯眯打招呼的平凡奶奶不同,

Rose總是穿著寬大的針織衫,

留著亂蓬蓬的髮型,

一雙滑板鞋醒目又耀眼,

如果非要找一些詞語來形容她,

那麼「年邁」、「慈祥」一定不屬於她。

因為比起以上兩個詞語,

Rose更喜歡大家用「酷」

這個字眼來稱讚她,

即使邁入耄耋,

她還是喜歡看帥哥,

甚至是一些成人雜誌,

然後做一些很天真的夢,

「我不管別人怎麼評價我,

我就是這樣——

熱愛生活,然後開心地玩藝術。」

Rose Wylie的小畫

………

的確,看著這幅怪誕新奇的作品,

很難想像是出自一位八旬奶奶之手,

1934年生於英國肯特的Rose,

於1952年在多佛藝術學院學習 ,

後來,她愛上了同為畫家的愛人,

為了支持丈夫、養育兒女,

她放棄了個人的創作,

為家庭默默付出了20多年。

然而藝術的種子早已在Rose心中種下,

直到兒女長大成人,

她自覺生命中的一部分使命已然完成,

於是她在中年考入皇家藝術學院,

決定讓自己的藝術之夢生根、發芽,

並在1981年獲得了碩士學位。

可以說,Rose的出現,

讓學院裡的一些美術生都無地自容,

她的作品看起來像是隨意鬆散的素人塗鴉,

另一方面她又屢次得到英國學術界大獎、

被選為皇家藝術學院資深院士,

成為Threadneedle獎

(歐洲最有價值的藝術獎項)

的七位入圍者之一,

泰德美術館還為她舉辦個展……

倫敦邦德街上掛著Rose Wylie的作品

………

對於這些榮譽,Rose說:

「我並不在乎我的年齡,

我只是想工作。

而繪畫帶給我的工作興趣是奇特的,

也是意想不到的,但它是美妙的。」

她的畫雖然十分樸素簡單,

卻隱隱蘊藏著叛逆、趣味、

安逸、喜悅和幸福的情感,

或許這都是Rose內心的真實寫照。

高齡的她,

內心世界卻是一派天真俏皮,

她經常翻箱倒櫃,

找出了家裡所有的照片、

海報雜誌、黑膠唱片、

以這些七七八八的小物件為藍本,

從中選擇有趣的事物畫下來,

爛漫得像個孩子般。

若你問,

Rose的插畫最大的魅力在哪?

或許是她深入淺出地描畫事物,

幾筆畫出的小人,

甚至比一千筆畫出的人物還要生動。

又或許是她畫中呈現出的

輕鬆愉悅的狀態、返璞歸真的心境,

就像春天剛剛萌發的芽,令人嚮往。

也許是因為親切,

也許是因為無厘頭,

Rose給人的感覺,

就像一個超可愛的叛逆少女。

仿佛有著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

一顆真誠柔軟的心,

依然追求陽光與明月,

依然保留著對美麗事物的感懷。

刪繁就簡得恰如其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