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春:曾被生命苛待,脾氣大到港媒全寫差評,如今生活幸福

2019年05月03日     6,991     檢舉

總之今天開始,

我的生命里,

只有你。

陳小春

1

陳小春原本姓李,早年家貧,爺爺被賣到廣東惠陽一個姓陳的村子裡,李家人才改姓了陳。

父親是極為嚴厲的中國式家長,怕陳小春跑出去玩,弟妹沒人照顧,竟把他的腳用鐵鏈鎖住。

「也沒辦法叛逆,鐵鏈鎖著能叛逆到哪去?」

不久,最小的弟弟窮的養不活,就以3000塊賣走了。

13歲那年,陳小春不得不輟學。

插秧、種田、割稻等,瘦弱的陳小春樣樣能幹,由於營養不良加上陽光曝曬,他多次暈倒在田地里。

但暈倒根本算不上什麼,更可怕的是被螞蝗咬,活生生地挨餓。

1980年,陳小春隨父親來到香港。

初到香港,全家人都擠在貧民窟的3間籠屋裡。每到晚上,縈繞各種聲響和氣味,根本難以入眠。

陳小春在心裡暗暗想,我一定要努力出人頭地,讓全家人住上寬敞明亮的大房子。

不久,父親在建築工地謀到了一份差事。

陳小春也到處找活干,可由於缺乏營養,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要小很多。15歲了,個頭卻只有1.4米,瘦弱不堪,根本沒人願意雇他。

陳小春只好到父親幹活的工地打零工,不論做什麼,他都乾得特別認真賣力。

建築隊工程完成到八成時,裝潢隊進駐工地。

陳小春對鋪地板、刷牆面的新鮮活霎時充滿興趣,有空就跑去看人家幹活,時不時也打打下手。

一天,裝潢隊頭兒對他說:「春仔,要不你就到我們隊來打工吧,我給你每月300港幣!「

陳小春樂壞了,他們終於可以租一間小房子,不用在籠屋裡受罪了。

第一筆工錢到手後,陳小春就在外租了一間小屋,讓家裡人搬出了籠屋。

2

在裝潢隊,陳小春負責鋪木地板。

打線是鋪地板的第一道工序,他每次都跪在地上用長木尺一段一段地畫,畫得特別認真。

接下來是用電鑽在水泥地上打洞,需要很大力氣,他就把身體傾斜在電鑽上,使出全身的力氣,才能勉強幹活。

最後敲木樁、鋪木地板更難,一條條毛地板對槽必須用雙手去拼接,不到半日,他的雙手就扎滿了細小的木刺。

晚上回到家時,母親在燈下,用針幫他把木刺一根根挑出來。

母親一邊挑刺一邊落淚。

鋪完地板,便開始打磨,陳小春的手受傷,又被紗布纏得嚴嚴實實,他拿砂紙磨地板時就顯得笨手笨腳。

沒有辦法,他只好拆下紗布,用滿是傷口的手在地板上咬緊牙關打磨。

4個月後,大樓的裝潢任務完成了,陳小春賺了一筆錢,但隨之裝潢隊也撤出工地,他也就失業了。

父親滿臉無奈,母親默默流淚,眼看這一切的陳小春下定決心一定得找份活來幫助父母撐起這個家。

那一年,陳小春16歲,他告別父母,獨自一人來到銅鑼灣。

一周時間裡,他跑了很多地人方找工作,但家見他的身體太單薄均拒絕了他的求職要求。

後來,一家大排檔的黃老闆被他磨得沒辦法,便答應讓他先試用一個月。

試用期陳小春沒有工錢,老闆只供他吃住,一個月內,如果幹得好,才能留下。

住的地方是一個簡陋的倉庫,裡面的蚊蟲太多,一躺下身上就會被蚊蟲咬起一片疙瘩。

頭一個月,陳小春一天要干16個小時,切菜、洗碗、拖地,什麼活都得干。

3

開始的時候,因為陳小春幹活性急,滾燙的熱油將兩隻手燙起了大水泡。

但第二天,陳小春照樣還在店裡幹活,他不敢請假,更沒有錢醫治。

一個月的試用期滿了,陳小春的勤快、肯吃苦讓老闆正式聘用了他,並發給他每月300元錢。

陳小春慶幸自己終於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

可有一天晚上,店裡來了一桌客人,陳小春給他們上菜。

客人吃到一半便叫了起來,老闆發現客人正指著菜說裡面有隻蒼蠅。

老闆好歹安撫客人後便衝進廚房,一把揪出小春,一言不發直接扇了他兩耳光。

然後老闆惡狠狠罵他瞎了眼,還硬逼著他把菜里的蒼蠅吃下去。

陳小春可以吃苦,可以毫無怨言地忍受所有艱難險阻,但他決不能忍受他人的惡意凌辱。

他當即大罵老闆一頓,捲起鋪蓋走人。

罵老闆一時爽,流浪街頭隨之而來,身無分文的陳小春開始奔波在香港街頭。

最絕望的時候,卻峰迴路轉,陳小春終於在灣仔一家規模頗大的「藍坊」理髮店找到了份零工。

「藍坊」的老闆叫藍姨,心雖不壞但愛罵人。

陳小春一去就無緣無故地挨她罵,有時候,氣得他跑到廁所里扇自己的嘴巴,然後坐在廁所的地上哭。

剛開始的時候,藍姨不提供陳小春吃住,吃不飽的小春常餓得晚上睡不著覺,實在受不了時,就衝著家的方向"咚咚咚"地磕頭,孤苦地對著夜空高喊:「媽媽,我想你!」

好在陳小春的勤快、誠懇打動了藍姨,他得到住的地方和一日三餐。

陳小春頭腦靈活,髮型師也很喜歡這個好學的男孩,就常傳他一些基本的理髮知識和技巧。

陳小春很快學會一些理髮技術後,就幫著藍姨照顧生意。

4

有一天,一個醉醺醺的傢伙來理髮時,是小春給他理髮。

但這傢伙酒喝多了,正理髮便打起瞌睡,頭猛地向前沖了一下,來不及收手的陳小春猛然把他左邊的一小撮頭髮刮平了。

這可糟了!

那人醒來看見鏡子裡模樣後,當即叫罵起來。藍姨發現那人是個黑幫頭目,忙笑臉向他道歉,但那人一把揪住藍姨衣領。

陳小春一看火了,也一把拽過那人大喊:「打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衝著我來!」

那人當即暴怒著從腰裡抽出一把匕首,直抵陳小春脖子。

可陳小春沒有絲毫畏懼:「要怎樣都隨便你,只要你找我一個人算帳就行!」

見此,那人反被陳小春的勇敢震住了,愣了一會兒,才說:「算你是個男人!」便晃晃悠悠地走出了理髮店。

驚魂未定的藍姨欽佩於陳小春的勇氣與膽量,深為感動。

此後,小春在理髮店一干就是兩年,他從一個羸弱的少年慢慢長大。

那時的陳小春寄託了他全部快樂的是舞蹈,機會也在無意間敲門。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來理髮的客人隨口對陳小春說,他下午要去應試香港無線電視台的舞蹈藝員。

陳小春頓時興奮極了,他打小就喜歡跳舞,問清楚時間地點,立馬趕去參加考試。

陳小春跳完幾個指定動作和自由發揮動作,評委當即看中了他靈活的動作和酷酷的長相,當場錄取了他。

舞蹈藝員每月可拿700港幣酬勞,這可是一筆大收入呀!

第二天,陳小春就到香港無線電視台簽了約,正式成為一名舞蹈藝員。

5

那時的香港,沒有純粹的歌手或演員,你是個藝人,便樣樣都要會。

新招的舞蹈藝員要進行為期2個月的舞蹈培訓,從繃腿到拉筋,陳小春常疼得直齜牙咧嘴。

但他分外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除了訓練課之外,每天晚上還跑到練功房去加練。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