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為了她清場3分鐘。再嫁71歲世界音樂大師的鞏俐:錯過了張藝謀,但沒有錯過愛情

2019年05月20日     8,475     檢舉

第72屆坎城開幕紅毯上,

身穿高定白色披風紗裙的鞏俐在專人引導下,

款款走向紅毯正中央。

自然、大方,性感,霸氣,

全球的百餘名頂級攝影師全方位跟拍鏡頭

咔咔咔直響,

聚焦在這位風姿綽約的中國女人身上。

走紅毯前,坎城特地為鞏俐清場,

並給了她足足三分鐘的特寫,

這待遇,簡直slay全場。

第二天,法國電子音樂家

讓-米歇爾·雅爾抵達坎城,

鞏俐前往機場接機,

兩人全程緊緊牽手,全程虐狗。

5月17日,

#鞏俐再嫁71歲法國音樂家#的微博躥上熱搜。

鞏俐和讓-米歇爾·雅爾結婚,已經獲新京報文娛證實

………

多年以前,和第一任丈夫離婚後,鞏俐面對媒體,曾談到是否會再婚:

「結婚對我來說沒問題,但是要雙方都很開心、很願意,這個很重要。」

如今,應該就是她「願意」的時候了。

離開熒幕多年的鞏俐,在電影中演繹過無數人的悲歡離合、恩怨情仇,但她的私人生活一直鮮為人知。

我們最熟悉的,可能就是她和張藝謀長達八年又無疾而終的感情。

在張愛玲的《半生緣》中有一幕,多年以後,步入中年的曼楨與世鈞重逢。

曼楨哽咽難言,半晌後對世鈞說:「世鈞,我們回不去了。」

隔著歲月的雲煙,與蒼茫的世事,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40歲時,鞏俐曾這樣描述自己和張藝謀的輝煌時代:

我不是經常想那個時候,但我確實懷念那個時候:那是真正的合作,真正的創造性過程,那時我們不必擔心票房。

現在不可能回去了,你不可能只為電影做電影,現在我們再也不可能拍《秋菊打官司》了。

回不去的時代,就像回不去的舊夢。

所有的舊夢,都仿佛被鍍上了一層氤氳似幻的玫瑰金。

鞏俐最初的銀幕印象並不是嬌柔的,也不是軟弱的,而是淳樸熱辣的。

就像漫山的野草,有著一股原始的蓬勃的生命力。

也許正是這個鮮明的特質,才讓她被張藝謀選中去出演電影《紅高粱》里的九兒。

《紅高粱》中飾演九兒

………

當年,張藝謀37歲,他憑《一個和八個》與《黃土地》中驚人的攝影天分和卓越的表現力,成為當時中國最優秀的攝影師之一。

1987年,張藝謀轉型做導演後,拍的第一部電影就是令他一戰成名的《紅高粱》。

此時,22歲的鞏俐,第一次擔綱電影里的女主角,她還只是中央戲劇學院的一名學生。

那時的她,就像一塊璞玉,懷著對這個世界混沌初開的新奇,在他的雕琢下,她的靈秀,她的悟性被充分調動出來。

後來,鞏俐憑《紅高粱》一炮而紅,蜚聲國際。

無論是《大紅燈籠高高掛》里的頌蓮,還是《秋菊打官司》中的秋菊,抑或是《活著》里的家珍,不同的年代,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戲裝,但都是清一色的倔強執拗。

《大紅燈籠高高掛》中飾演頌蓮

《活著》中飾演家珍

………

在命運的凌迫下,即便如草芥般卑微,即便不動聲色,但你只要看到她緊抿的嘴角,不甘的眼神,就知道這些其實都是殊途同歸的角色。

這種「本色出演」,讓人們在頌蓮身上看到她,在秋菊身上看到她,在家珍身上看到她,在一代王后身上看到她。

她包攬了歐洲三大電影節的最高大獎、榮膺兩屆金雞獎、百花獎最佳女主角、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等多個海內外演技大獎。

也成為了第一位登上《時代周刊》的華人明星,成為享譽「最美東方女人」的一代國際巨星。

第一位登上《時代周刊》封面的華人明星鞏俐

在古希臘神話中,皮格馬利翁是賽普勒斯國王,善雕刻。

他用神奇的技藝雕刻了一座象牙少女像,把全部的熱情以及全部的愛戀都賦予了這座雕像。

愛神阿芙洛狄忒被他打動,便賜予雕像以生命,並讓他們終成眷屬。

張藝謀之於鞏俐,也無異於皮格馬利翁之於那座象牙少女。

《洛杉磯周刊》曾評論:

鞏俐是一名對觀眾具有誘惑力的女影星,在銀幕上所有偉大的美人中,她可能是最富有活力和令人膽怯的。

鞏俐有她自己的力量儲蓄,而張藝謀,一直在挖掘這種力量。

他塑造她,成就她。

於是這座最終大放光芒的「象牙少女雕像」獲得全新的生命後,以愛與他形成山呼海嘯般的響應。

鞏俐和張藝謀珠聯璧合的這八年,是張藝謀的成就登峰造極的八年,也是鞏俐演藝生涯中最璀璨的八年。

他們彼此激發,相得益彰,橫掃國內外影壇,成為世界影壇最耀眼的「情侶檔」。

「崇拜居於愛情之上,喜歡居於愛情之下,欣賞居於愛情之畔,它們都不是愛情。但是愛情一旦發生,能夠將它們囊括其中。」

這句話用於形容她對他的愛情可謂恰如其分。

她喜歡他,欣賞他,迷戀他。他亦如此。

當初對商業電影不屑一顧的張藝謀,接下電影《古今大戰秦俑情》,或許是為了能和鞏俐扮演情侶。

《古今大戰秦俑情》劇照

………

鞏俐飾演的韓冬兒因為秦始皇的「焚書坑儒」而家破人亡,被捉入宮中充當東渡求仙的童女,入宮後因與郎中令蒙天放相戀,被賜一死。

行刑前,冬兒暗將徐福煉就的長生不老金丹送入蒙天放口中,自己則投身窯爐。

她一襲紅衣,奔赴火海時轉身回眸的那一刻,無比悽美,這個定格仿佛就是她當年為愛而奮不顧身的決然。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