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法國畫家,1幅畫賣億美元卻說:買不回太太的命,錢有什麼用

2019年06月15日     5,303     檢舉

1866年,巴黎官方美術沙龍。

25歲的莫奈,鶴立雞群,意氣風發。

在一眾邋邋遢遢走波西米亞風、一看就是窮光蛋的窮畫家裡,莫奈西裝革履,像個來買畫的闊少。

大背頭,小絲巾,有人來拍照還記得插袋,靚仔。

這是莫奈在全法國最高規格、最大規模的殿堂上的處女秀,他的新作《綠衣女子》因光感強受到盛讚。

迷弟和迷妹們瘋狂吹他,溢美之詞漫天飄舞:

「天哪,這幅《綠衣女子》是您畫的嗎!太好看了吧!」

「跟您的這幅畫相比,其他人的畫都太黯淡了吧!」

「我覺得,看您的畫,得打傘!光感太強了!」

「謝謝,謝謝,很感激大家這麼支持,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我的模特,我的繆斯。」

莫奈沒有迷失在馬屁里,反而不斷地介紹畫中那束光的來源——站在不遠處的女票,卡米爾。

那一年,莫奈25歲,卡米爾17歲,一對璧人,郎才女貌,令人艷羨。

這種夢幻開局,無論怎麼看都應該甜甜地結尾。誰曾想,天妒紅顏

遇到卡米爾之前,小莫同學一直都在小打小鬧。

他從小就是個小天才,十幾歲信筆塗出來的漫畫和肖像畫,一張能賣20法郎。

根據19世紀法國的薪資水平,一個重體力勞動者搬一天磚也就是1.5法郎。

隨手就能畫出成年人的快半個月工資,小莫簡直生活樂無邊。

可老實講,小莫家開百貨商店,身為有產業的少東家,這點錢對於小莫來說也就是小錢。

為了更好地學畫畫,他跑到當時歐洲的藝術中心巴黎租了個公寓,跟雷諾瓦、馬奈一起探索畫藝。

所以說,為什麼別的畫家都像不羈的窮光蛋,小莫看起來卻像個闊少?

因為人家的爸比每個月按時打錢,人本來就是闊少。

1866年,在巴黎混了好幾年的25歲富二代小莫遇到了18歲的模特卡米爾,兩個人瞬間被對方擊中。

「有一束光,那瞬間,是什麼痛得刺眼。」

一直吊兒郎當的小莫眼神突然認真,用四天時間畫出剛剛說的那張《綠衣女子》,結果一炮而紅。

靠這一張畫,他就從名不見驚傳的富二代玩票畫家小莫,變身巴黎小有名氣的富二代小天才畫家。

兩人整天一起畫畫和玩耍,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

畫自己的女朋友,又能收穫快樂,又能收穫掌聲。

小莫嘗到了甜頭,連畫了,可能有一百幾十張,各種光線下的女朋友。

那個時代沒有朋友圈,照相機也並未普及,結果小莫硬是靠一支畫筆,虐遍了整個巴黎的單身狗。

「今天太陽很好,女友穿了一條好看的裙子。」

「女友在樹下看書。仙女愛學習,才貌雙全真的無敵。」

「你們以為我畫里又是只有我女友一個妹子是不是,這次我畫三個。」

「同一個畫面里捕捉到了女友的三個美麗瞬間。」

這張畫後來被小莫的好友以2500法郎的天價買走,要知道當時4500法郎就能在巴黎買一棟花園洋房。

好友分4年分期付款,一個月50法郎,就是為了防止小莫大手大腳亂花錢,幹友情誼讓人感動落淚。

不用考慮生計的小莫和女友白天畫畫,晚上談情,兩個年輕人不注意安全,搞出了小生命。

小莫給家裡寫信:「爸,我女友有了我的孩子,我要跟她結婚,我們日久生情,是真心相愛的!

總裁爸爸:「那個女人怎配得上我們高貴的莫家,我命令你馬上分手,不然就別想再從家裡拿一分錢!

倔強的小莫:「不!爸,我就是要跟她在一起,絕不會拋棄她!」

總裁爸爸:「好,你好!以後你休想我給你打錢,我沒有你這樣的兒子!」

老實講,身為巴黎新晉畫家,小莫應該可以養活自己才對。

可他此時正在探索新畫法的瓶頸期(就是後來的印象派),超前的風格不被時人接受,畫賣不出去。

少了阿爸給的生活費,富二代小莫開始交不起房租,到處借錢、給人畫肖像,甚至自己種土豆吃。

誰的崽崽誰心疼。不多時,阿爸的親信、莫氏集團的老管家跑來找小莫:

「總裁托我給您帶個話,只要你能夠投降……跟那個女人分手回家,你依然是莫氏集團的繼承人,包你一輩子榮華富貴!」

嘴硬的小莫:「我命硬學不來彎腰,腿腳不利索,跪不下去!你告訴我爸,不打錢就不打錢,我不用他管!」

說完,小莫就帶著女友去投奔自己的姑媽。

姑媽:姑娘你也是,攤上這麼對父子,多吃點,生孩子要好多體力的。

吃住在姑媽家,天才小莫得以繼續探索新畫法,同時繼續畫女票,還有剛出生的小小莫。

「小小莫出生啦!崽崽好可愛!」

從這開始,小莫變身曬娃黨:

眼看著小朋友越長越大,姑媽看不下去了:

「小莫他爸,孩子都要上幼兒園了,你管不管?」

總裁阿爸:「兒大不由爹啊。讓他們結婚吧,度完蜜月回來看看我。」

度完蜜月,快樂的小莫和莫太,回去面見爹爹。

結果,他們看到了病榻上虛弱、命不久矣的爸爸。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